'); })();

刘詠思:孩子──被遗忘的公民

更新时间:2019-05-15 07:53:38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278

   

环境对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香港的恶劣的居住环境对孩子的影响令人心忧,而我们还有更多“不良”的社会环境对孩子的社会化影响同样让人担心,在此推荐香港蒙特梭利研究及发展学会创会人及现任主席刘詠思女士的文章,期望能够给教师、家长和关心教育的专业人士一些启发。
(文章已获刘詠思女士授权发布)

孩子──被遗忘的公民

 

  上两周,香港为《动物福利法》推出了公众咨询,建议残酷对待动物的刑罚期提升到囚禁9至10年。更引入「谨慎责任」条款,要求饲养者妥善照顾动物,否则会收到「改善通知书」,并考虑永久取消违法者饲养动物的资格,预计法案最快明年提交至立法会。现在香港的《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款》是1935年订立的,最近修订是在2006年改为最高罚款为港币20万及监禁三年,被今天的人们批评已过时。

  「动物」是因为可以动,需要动,是一个以动来发展的生物物种。试想想如果动物不容许动,会有什么后果。相信没人反对人也是属于动物的,那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环境容许「人」作活动,那这些「人」会发展出什么呢?「人」其实比动物更高一点层次,就是有着精神层次。人类发展不论肉体发展或精神发展,都需要「空间」。

  饲养动物的大多是中产阶层,这些宠物有着相对合理的环境可以活动,而幸福地生存着,同时享受着主人施与的爱而活着。我常想,不是自己亲生的宠物,没有血缘关系,饲养者只要有关爱,为他们向政府争取合理福利或权益,更能致使立法来保障。

郁达夫与孙荃

  没人关心幼儿发展

  可惜,香港的孩子并不如动物。今天的孩子居住的环境,就像被困在狭窄的四面墙里。在香港读报,地产版开开心心每天唱着楼房升值的「好消息」,似乎没有人去想想,孩子正被这样的社会间接或直接影响着他们的「发展」。经济有着发展,孩子却失去发展。

  社会环境影响着成人的心态,成人的心态又影响着对待孩子的行为,成人的行为影响着孩子的发展,孩子的发展也影响着成人的心态,成人的心态也影响着社会的发展。这种大环境与小环境的关系,正直接影响着社会。这个互动的循环令我们都处于逃不出的圈子里。

  全球房地产价格最高的小城市——香港,其高大上的价格影响着小环境的生活。香港贫穷家庭的住房真的是小之又小,也应该是世界之冠了。这个「小」环境生活如何影响婴幼儿的发展,没人去关心。

  早期人类的婴儿,表达自我不适的感受会用哭啼的方式。为何这个时期的哭啼比会走路的孩子哭啼更多?是因为他们肌肉及皮肤较薄,比起成人皮粗肉厚更是灵敏得多,对于轻微变动也有着更大反应。但是,住在暗无天日的小房间或板间房的婴幼儿,可能晚上只能与成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如身旁的成人有些轻微的动作、棉被太热、受凉风吹、气味不同、有轻微的杂音,都会影响到孩子;而且,因为孩子的胃脏很小,每次能盛载的食物不多,所以感到肚子饿的次数比起成人更多,也会用上哭啼的方式来表达。但是,住在狭小房间的家长害怕婴儿的哭声吵醒邻居,在婴儿的嘴巴贴上封箱子的透明胶,免得邻居投诉。这个孩子日后都不愿意说话,现在还正在接受语言治疗。

郁达夫与孙荃

  9-16个月的学步儿需要空间学习走路,让双腿练习走路,就像我们练习骑自行车,需要的是大片的空间。当掌握了骑车的平衡技能,才可以学到躲避障碍物的技巧。香港的家庭大多数面积不足37平米,学步儿能活动的空间不足,阻碍了孩子的平衡发展。走路可以直接影响左右大脑平衡互通的能力,走路不足削弱了孩子基础认知能力的发展。这种延迟孩子认知发展的状况,会导致孩子难以理解身边的一切。因为孩子会本能地专注自身的成长,就是因为这种动机,令他们不断争取发展的需要,去配合建构自身能力,待日后备用。如大脑發展,需要平衡能力,而走路就是练习平衡的工作。一般学步儿练习走路时间需要最少一年。所以,一般父母都难以让学步儿坐下,这是孩子的天职,代表着一切正常。

  环境影响孩子发展

  可惜,香港住房的生活空间太狭窄、面积又太小,孩子难以获得合理环境发展。就是这样,出现了身心发展的风险。不单只是身体的左右平衡能力差,常常倒地及常常碰撞到障碍物而受伤,动作更是难以协调。而且,狭窄的空间,能放置正常生活所需的用品已经有难度,何况养育孩子需要更多的空间放置孩子的日用品,空间越来越不够用,更缩小了孩子的活动范围。令孩子不能动手探索环境,双腿的活动也受到环境限制,整个身体的协调出现问题,导致感觉不能靠正常动作在大脑进行统合,而作出正常反应。这类孩子还需要接受专门的感统训练。如果得不到合理适时的帮助,更会影响精神层次及行为发展倾向异常,出现胆小自卑、混乱失序、任性粗暴、反叛对抗等状况。

  由于环境的束缚,影响孩子发展。「环境育人」已是金科玉律的道理,没有提供正常的居住环境,孩子便缺少了正常发展的机会。现在我提出的两个案例,只是沧海一粟,还有很多更严重的,令人伤心的案例,我不愿再提。受苦的不单是孩子、父母、家人,日后还会涉及到社会。因为贫穷家庭的孩子占香港孩子20%,这个惊人的数字,绝对影响着社会日后的发展。

郁达夫与孙荃

  社会是靠人民的品格及行为形成的。幼儿早期发展的限制越大,日后需要释放的就更大。没想到,人类生命的早期发展,能直接及间接地影响着社会日后的稳定发展。成人应当理解儿童,尊重儿童,配合儿童发展所需,协助这些未来人的发展,社会才会得以正常、和谐。

  记得约8年前,一个地产商说可以向我们提供场地建幼儿园。我很开心,但让我猜不到的是,他们所准备的居然是地库。我第一时间就反问道:“有没有小学或中学会建在地库里?为何幼儿园那么不被尊重要设在地库?”结果大家不欢而散。

  成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无条件教育孩子,无条件关爱孩子…….”都是空谈!柔弱的婴幼儿只需要合理的环境来发展。他们没有别的苛求,他们没有怪罪成人,没有亏欠成人。但是,成人似乎都觉得「人」的发展是不重要的,这样不公平地对待幼小,孩子稚嫩的心灵及精神发展得不到成人的重视。

  今天,香港的儿童及青少年已有51%患有情绪问题。前线教育工作者叫苦连天,尤其是幼儿工作者,有一个儿园10位老师,6位集体辞职。由于老师比不上医生的社会地位高,一般人对还没有语言的婴幼儿漠不关心,除非出了命案。幼师说的都不被重视,日积月累,习以为常,也只有默默忍受。究竟社会上有什么角色,能有力地为幼儿争取正常的生活?父母?幼师?社工?儿科医生?治疗师?

  100多年前蒙特梭利博士已经说过:“孩子是社会上被遗忘的公民。”

郁达夫与孙荃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把动物与婴幼儿的保障看齐。期望有人草拟《婴幼生活福利法》并在香港作公众咨询,建议残酷对待婴幼发展的刑罚提升到囚禁9至10年。更引入「谨慎责任」条款,要求环境提供者要妥善照顾婴幼,否则会收到「改善通知书」,并研究永久取消违法者带养婴幼的资格及设罚款及监禁。这是「残酷对待人类精神发展」,是集体虐儿,是重罪!但是,传票上被告人一栏是谁呢?蒙特梭利博士也说过:“成人是被告!”

  多多得罪!我的责任是为孩子发声!请还小公民一个公道吧!

郁达夫与孙荃

  作者简介

郁达夫与孙荃

  刘咏思博士

  (Dr. Daisy Lau)

  ·师从已故香港幼教之母陈淑安院士,拥有16年蒙特梭利婴幼教前线工作经验

  ·香港蒙特梭利研究及发展学会创会人及现任主席

  ·香港蒙特梭利研究及发展协会创会人及总干事(2010-2015)

  ·香港亚洲蒙特梭利会议2017筹委会主席

  ·美国蒙特梭利协会教师课程培训师及视学顾问

  ·香港蒙特梭利研究及发展学会教师及家长教育课程培训师

  ·美国蒙特梭利协会国际执照教师(0-3及3-6岁)

  ·香港儿童无限学校创办人及校监

  ·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蒙特梭利家长教育课程导师(12年)

  ·被提名为中华教育改进社副理事长

  ·陈鹤琴“活教育”香港研究中心创办人及主任

  ·大连红梅双语幼儿园顾问

  ·吉林省教育厅科学育儿研究中心成员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早期幼儿发展研究学术顾问

  ·中国大连美国国际学校幼儿教育部蒙特梭利教学顾问

  ·美国南加州首都教育学院(南宁分校)蒙特梭利教师课程培训师

  ·英国伦敦蒙特梭利国际中心实习导师

  ·香港圣约翰救伤队九龙青年汇护士支队长期服务勋章会长

  ·广西南宁市青秀区金梓艾德维儿幼儿园教学总监

  ·香港首个符合国际标准的美国蒙特梭利协会教师培训中心创办人,已于华人社区累计培训老师逾两千人

  ·为内地二十多间幼儿园作蒙特梭利教育顾问,为各幼儿园做公益家长讲座,已指导达两万华人家长,并持续向本港多间大学及学院提供幼师实习场地及作导师、举办研讨会及交流,做义务工作

  ·协助广东广播电视台教育频道拍摄《大湾区向我们的校长致敬》专辑

  ·受中国幼教之父陈鹤琴家族成员邀请,为清华大学-华园生态融合活教育研究撰写《儿童无限孩子的社会性发展》文章

  ·《蒙教在华史》作者,已为各报章、杂志撰写教育文章逾十年

  ·现重点在于研究汉字幼教法、幼儿与社会发展的关系、中西教育共通、家长教育及中国幼教发展史

  看温州新闻网  

关注温州新闻网微信

上一篇:沪中等学校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优秀学生和先进班级公布!
下一篇:新·榜样:重庆一中第八届榜样颁奖大会传递青春力量

版权和免责申明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温州新闻网的原创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版权属于本报(本网站)。欢迎转载、链接、建立镜像,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请与本报联系。联系电话:123456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温州新闻网)”的作品,均系温州新闻网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