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男子误闯后花园,偶遇女主,一见倾心,却不露声色

更新时间:2019-07-11 11:03:13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286

 小说:男子误闯后花园,偶遇女主,一见倾心,却不露声色

三声锣声过后,“百花点将”在众人的热情欢呼声中开始了,两名男仆徐徐地拉开了场中的幕帘。一位身着紫色绸缎,外披貂皮白绒,脚穿狐皮米色靴子,发髻间悬挂着一颗透彻的南海明珠,丰腴的脸颊,掩不住精明干练,眉目间彰显着女性少有的霸气。此人便是夕月庄主的夫人,人称人面桃花的桃花夫人,原名秦怜。

曾几何时,桃花夫人也是江湖五大金花之一,岁月催人老,此时的桃花夫人,早已没有当年的清纯,脸上多了一分江湖生存所需要的精练和威信。

桃花夫人一出场,周围立刻静了下来,场下所有目光刹那间都聚焦在这位魅力女性身上。她大步走到场中央,照例宣读了活动规则。不过,令人不解的是,桃花夫人竟然没有宣布活动开始,而是入座贵宾席后,不再言语,丰腴的神态仿佛就是威信和权利的象征。

一声敲锣声后,报名参加的姑娘们在各自父母的陪同下,依次入座女方席。有的女子摇着扇子半遮面,有的女子轻提粉色衣裳,步步生莲,花一般的姑娘令人应接不暇,宛如置身于一片花海之中。直到最后一位姑娘出场,场下再次响起一片喧嚣,此人便是上官潇月。场中女子不乏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花团锦簇,上官潇月一上场,所有的花朵仿佛都成了陪衬的绿叶。

待到场女子入座后,众人发现场中央独留一个空位,久久不见有人上来。后来场下一人传开,说此位置正是留给苏家堡的苏瑾小姐。骄阳徐徐上升,闷热的空气不断挑战着人们的耐性。等待,会让一个人变得浮躁,变得容易失控,过了许久,嘀嘀咕咕声一潮高过一潮。

又过了好一会儿,仍不见苏家堡有人到来,桃花夫人依然笑容可掬地坐在贵宾席上,有意接着等。碍于夕月山庄的面子,场下有些人还有所克制,低声细语,有些人却已经面露怒色,言语愤愤。

“苏家堡未免太过目中无人,竟然要全场这么多人来等他们。”

“他们不来,难道就非得等吗,夕月山庄的能耐也不过如此吧。”

……

大多人都不会喜欢冲动,但是大多人都容易冲动,有人甚至愿意不惜一切,欲火焚身。不仅如此,当冲动的劲头渐渐平息,人们又会懊悔不止,可是过后,依然会犯同样的错误,免不了再次后悔。

坐在席位上的上官潇月依旧保持着大家闺秀的举止,眼神却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她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他绝对不会失信,一定有事耽搁着,再过一会儿会来的。上官潇月望眼欲穿,仍不见赫偌的身影。没有他,她一点也不愿意坐在这里,她更不愿意相信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被骗得团团转。

当所有人都在审视和攀谈之时,只有一个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开过口说过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看着。在常人眼中,他实在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所以一直都没有人与之交谈,甚至还有人向他投射鄙夷的眼光。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因此受一点的影响,坦然地独处一角。

此人身形颀长,粗布麻衣,披头散发,满脸须髯,裤脚一高一低,身上粘了不少污垢,一副风尘仆仆的窘态,难怪旁人嗤之以鼻,不愿与之亲近。人有富贫之别,却无尊卑之分,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在他身上,看不到贫贱的自卑,眸中洋溢着坦然自若,似乎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奇怪的是,穿着这般窘迫的一个人,腰间竟然佩戴着一个吊着玉的剑穗,对玉有所了解的人都可以看出,这块翠绿透彻的玉定然价值不菲。

玉的正面刻着苍劲的三个字:“洛晨风。”

当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花团锦簇的美女身上,洛晨风悄无声息地起身、离开,人们只当是山庄里的男仆,并无多加注意。

身后依旧一片喧嚣,洛晨风嘴角上翘,微露一丝自信的笑容。须髯之间,看不出是欢是悲是喜是忧,只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着实让人看了生气。

洛晨风拐了几个弯,到了一处别致小院,其景致与瑶池园大相径庭,如果将瑶池园比作皇家后院,那么这里便是桃花源。柳枝依依,随风起舞,婀娜多姿,桃花娇艳,芳菲浪漫,妩媚多姿,如火如荼,云蒸霞蔚,宛如一片片红霞,花红柳绿,相互映衬,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这里不是苓香苑,又会是哪里呢!

苓香苑里传来女子嬉笑之声,“吱呀”一声,听到有人出来,洛晨风一个腾步,跃入林中。瞬间,洛晨风身着山庄男仆的服饰,从丛林中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与先前的妆容旁若两人,不得不惊叹其易容术之高明。与此同时,一只玉手将苓香苑的门帘拉开,从屋子中走出三个人来,与洛晨风的距离仅十步之遥。

还未看清三人面貌, 洛晨风立即掉头往苓香苑相反的方向走去。正当洛晨风迈出第一个步伐的时候,“站住”,银铃般的声音叫住了洛晨风,说话的人正是筱汐。

洛晨风低着头,恭恭敬敬地转过身来,听侯差遣。

“你叫什么名字?见到云儿小姐,不打招呼就算了,怎么掉头就走啊?”筱汐的话语中带着些许责备。

“小姐?难道是夕月山庄的小姐上官紫云?”洛晨风心想,微微一笑,抬起头,回答道:“方才小人未瞧见小姐,还望小姐见谅。”行为倒也恭谨,只是看不出半点畏惧。

就在这抬头之际,洛晨风的眼中再无他物,目光直直地停落在上官紫云的身上,一寸也不愿意移开。

她一袭白裙绣满水印妃色桃花瓣,长发如绸,系着几缕锦绳轻垂腰间,两弯娥眉宛如柳丝,眼眸浸满凝碧秋水,红妆粉饰的脸颊,一弯酒窝带着甜甜的笑,与这桃红柳绿、蝶舞蜂飞、清风微拂,春意袭人的美景相得益彰。

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第一次从洛晨风的心底油然而生。洛晨风脸上的“满不在乎”就在那一刻消失了,那一刻,洛晨风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自己无意寻觅的终身伴侣,那一刻,洛晨风的心中荡漾起无限的舒畅。如果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洛晨风在心中暗暗发下誓言,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这次擦肩而过的机会。

不过,一切都仅仅只是瞬间,瞬间过后,洛晨风依旧一脸坦然自若,满不在乎,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如果人生都如刚刚相识的时候,美好而又淡然,单纯的喜欢,单纯的一见倾心,又怎会有后来的纠葛,怎会有诸多恩恩怨怨,何需承受心痛的煎熬。

就让一切都停留在最开始的美好!

这样的人生或许只是幻想!当历经生活沧桑,最终归于平静,归于最初的美好,最初的情怀时,相识依旧如初见。

“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不能进来吗?”筱汐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陌生男子,并为上官紫云掩上面纱。

为配合仆人身份,洛晨风缓缓低下头回答道:“请小姐恕罪,小人叫晨风,今天刚到庄中,负责活动的搬运工作。头一回来,山庄实在太大了,小人一时迷了方向,还望见谅。”

“晨风,”上官紫云心里想着,“好美的名字。”

“你这准备上哪去呀?”筱汐问道。

“小人正要往瑶池园去,还望姑娘给指个路。”洛晨风恭敬地回答,心里却开始寻思……

“念你初犯,下不无例,我们也正往瑶池园,你就跟在我们后面走吧。”不知为何,第一眼见到这个陌生男子,上官紫云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难以言明的非凡气度,朗目疏眉间散发的坦然自若,弄不明白一个不起眼的角色,怎么会有如此坦荡的气概。

这是上官紫云对洛晨风说的第一句话,悦耳的声音仿佛是流动的叮咚水声,顿时让人心旷神怡。

洛晨风答道:“是。”

上官紫云微微点了下头,迈开步伐,走在最前头。

  看温州新闻网  

关注温州新闻网微信

上一篇:“你听风听雨,却不听我爱你”
下一篇:急速赛车玩法技巧~

版权和免责申明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温州新闻网的原创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版权属于本报(本网站)。欢迎转载、链接、建立镜像,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请与本报联系。联系电话:123456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温州新闻网)”的作品,均系温州新闻网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