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撞死了一只羊》简评

更新时间:2019-05-14 14:09:03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212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片尾文字停留的时间足够长,但似乎又还不够让我去掂量它与电影之间的内在关联。然后影厅灯光打开,《撞死了一只羊》就这样静静地结束。起身离场,身后,片尾曲很好听。

坦率地说,电影并没有让我进入所期待的那种情绪和意境,满脑子回响的始终是汽车辗压在石子路面上嘈杂的胎噪和风雪的呼啸。从电影一开始,西部公路片的类型镜头语言想带给人的空旷辽阔就被狭窄的驾驶室牢牢地栓住,司机、方向盘、后视镜上悬挂的照片,逼仄的空间和空寞的环境带来了影片压抑的前奏。凝重沉郁的格调从始贯穿至终,人物对话在电影开始近十分钟时才出现,而且通篇也很少,似乎就昭示着这部电影带给人更多就应该是静默与深思。

但是,纵观电影的叙述语言,这样的静默与深思又始终缺乏故事发展与人物之间应有的逻辑联系。这似乎又成为了这部电影的致命伤。

影片是根据次仁罗布的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改编而成,而这两部短篇小说我在看电影之前都认真读过——这也许正是我对电影更多持挑剔眼光的原因。单就《杀手》来说,它在次仁罗布获全国鲁迅文学奖的小说集《放生羊》中并不属于出彩的,但我却认为它是非常有想象空间和改编余地的一部短篇。反而是小说《撞死了一只羊》完全是一部慢思考、快节奏的小说,语言简短精炼,环节紧凑,改编发挥的余地似乎要小很多。

为什么把这两篇小说改到一起?这其实应该成为这部电影之所以成立并得以精彩的逻辑内因。然而真正经过改编之后呈现为表演和镜头语言时,却遗憾地发现,两个故事独立成章的精彩反而被电影的机械呈现抹杀了,被缓慢的故事节奏和一些有意为之的编剧语言消解了。两个本可以通过更多的内因连接起来、实现一加一大于二效果的故事,却生硬地挤在一起,显得毫无生机。

我也在想,这个逻辑内因到底是什么?也许就是两个词:逝去与重生。

一边是一只羊的生命消逝,另一边则是一个杀手最终放弃了复仇的重生。所以从电影改编的角度考虑,两个可以通过司机金巴被联系起来的两种命运,它们产生的所有共鸣和共振都应该通过司机金巴这个交织点作出更多强烈的呈现,才能使电影意图更好地透过幕布透射到观众身上。这是电影最需要被表达出来的东西,也是难度所在。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电影《撞死了一只羊》的缺憾也是明显的。

其一是电影改编的处理上。影片情节过于强调尊重原著,结果变成了两部小说情节的简单叠加。前半部电影是《撞死了一只羊》,而后半部是《杀手》。由此,电影也失去了它作为独立作品的基础价值。过于依赖原著,加之又是同时来自两部作品,电影在情节和思想的融合上就会出现问题。

其二是电影情节的处理。小说《撞死了一只羊》在司机金巴敲开他的相好家门处戛然而止,而在电影里,与后边小说《杀手》的情节衔接只是简单地增加了金巴与他相好的约会,甚至没有任何的语言铺垫和交待,就把叙述的重心转向了到萨那复仇的杀手身上。这种转换的逻辑起点来自于哪里呢?是金巴超度亡羊之后的自醒?是担心杀手杀人犯罪?是对杀手复仇是否成功的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思绪,竟然以至于金巴“不行了”,可见这理应是对他内心一种多大的冲击。至少在镜头里,这样的逻辑转换是不清晰不强烈的。它应当潜伏于金巴的内心,但交待给银幕时,就应该附加更多电影处理手法上的特质,对观影者进行引导。

其三是剧本安排和演员表演上的欠缺。司机金巴作为贯穿全片的绝对主角,表演难度和要求无疑是最高的。从片头的散漫不羁,到撞死羊后的沉重凝思,到与杀手对话的俯视与得意,从和相好约会中匆匆起身的沉重,到寻找杀手时又并不着急地与老板娘眉来眼去,状态转换频繁而要求必须身心兼有。看似波澜起伏的人物变化,实则从编剧之初就给演员表演带来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人物性格固然可以特立独行,但也要符合最基本的人性准则。没有从一而终的人物心理设定,一个简单的情境变换就会把人物带离原有的情绪轨道,电影的人物和思想魅力又能在哪里呢?也可以看到,影片在金巴与杀手、与茶馆老板娘的对话中有意设定了一些轻松的语境,活跃影片气氛,然而结果却是适得其反地淡化了影片本身刻意营造的严肃话题。因此也能明显地感受到,演员的表演更多地时候进入了一种自然的原始状态,而非服从电影需要。也因此,司机金巴经历了两个故事的波折,形象却仍然是孤立的、平淡的。一切故事只是为了发生,而非为了触及心灵。从这个意义上说,电影节奏缓慢,但相对于它想达到的目的来说,仍然显得过于仓促。

金巴在水的倒影中起身,他在梦里追寻的,也不过是一个终将被淡忘的轮回。所以回到片尾的那句藏族谚语上,我宁愿它更早地出现在片头。至少,它可以成为引导我完成观影的一条路或一盏灯,而不是被强加在电影之后的一道思考题。

《撞死了一只羊》在威尼斯电影节和台湾电影金马奖上的成功,无可置疑有它的精彩之处。也或我如果没有看过原著,确然会对电影有不一样的感受。

诚然,少数民族特有的文化内容是文艺创作中不可多得的富矿,也深受文艺创作者的追捧。但无论哪种文化进入电影的视觉世界,它最需要的是一种准确的呈现方式,是一种审慎客观的思维角度,是一种更辽阔深刻的审美视野。

其实,在藏族传统文化之外呢,丰富精彩的现实世界,深刻变革的伟大时代,都为电影艺术创作打开了广阔的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由宗教轮回到民俗民风,由因循传统到鼎新革故,民族电影文化工作者们似乎还需要更宽阔的胸怀,以及有更高理想的艺术野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看温州新闻网  

关注温州新闻网微信

上一篇:下载北京快3开奖.
下一篇:法国经典儿童思维大书,优秀思维模式的养成,要从儿童时期抓起!

版权和免责申明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温州新闻网的原创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版权属于本报(本网站)。欢迎转载、链接、建立镜像,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请与本报联系。联系电话:123456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温州新闻网)”的作品,均系温州新闻网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